• 医院主站
  • 学科速递 24小时更新医疗健康领域的要闻,打造最及时、最鲜活的资讯平台。
    2021年01月 总第99期 主办: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党委宣传部
    本期责任编辑:龚雨西
    胰腺外科:创用“脓腔注水扩容法”在国内首次经胃双蘑菇头支架置入行胰周脓肿坏死组织清除引流术
    发布:党委宣传部 时间:2017-05-26
    A+ A-  

        本站讯 3月30日,我院胰腺外科主任陶京教授带领熊成龙、朱忠超等医生,在消化内科主任于红刚教授、周中银教授、操寄望教授及重症医学科刘娇教授等的通力支持与配合下,创用“脓腔注水扩容法”,顺利完成了国内首例“超声内镜引导下经胃双蘑菇头支架置入胰周脓肿引流术”。陶京教授在4月22日举行的”第十七届中国武汉胰腺疾病诊治进展高峰论坛”上对这一病例进行分享,受到了与会专家的一致好评和充分肯定。

        该名女性患者肥胖、伴有严重糖尿病,在外院因“重症急性胰腺炎”处治逾1月,后经陶京教授会诊转入我院。入院时,患者存在大面积胰腺及胰周坏死并脓肿形成、重症脓毒症及呼衰、高度腹胀、胃肠功能衰竭、复杂腹腔感染并多重耐药。由于重症急性胰腺炎大面积坏死感染势必导致长期存在腹腔炎症水肿腹胀,开腹行坏死组织清除引流术势必导致腹腔长期不能正规关腹,肠管膨出外置,极易并发腹腔出血、肠瘘和腹腔感染难以控制等并发症,死亡率极高。

        患者转院后,虽经多次床边B超介导下脓肿穿刺引流,但脓毒症及MODS情况时好时坏,营养状况每况愈下,免疫及抗打击代偿能力几近崩溃。经积极重症强化治疗及微创引流,至发病2月时,导致迁延不愈的的罪魁祸首局限于小网膜囊脓肿。困难的是,经皮穿刺引流及其他微创方式或难以到达此处,但从腹膜后强行进入脓腔出血风险极高。而此处病灶被业界形容为没有通路的“孤岛”,如得不到清除和引流,患者预后恶劣。

        在EUS引导下的经胃后壁小网膜囊脓腔引流在国内外均有报道,但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据报道,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Rajeev Attam等在EUS介导下经胃后壁食道支架置入脓腔引流,虽取得良好效果,但由于支架蕈状头形状和大小问题容易脱离原位,甚至脱落入脓腔,取出极难,而且由于支架过长,若脓腔内径较小时,蕈状头释放困难。国内采用该技术较早的单位是长海医院李兆申教授团队,但他们多采用的是EUS介导下的经胃后壁穿刺脓腔猪尾管置入引流,或胃后壁切开直接引流术。前者引流不畅,效果欠佳;后者存在间隔一段时间需再次切开胃壁、操作间隔期间不能持续引流、胃壁切开处出血等问题。

        本例患者由于呼吸功能障碍,一般情况极差,不宜搬动,后在我院消化内科及ICU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在ICU床边对此患者实施全麻机械通气,EUS介导,经胃后壁双蘑菇头金属支架置入小网膜囊脓肿引流术。

        术中由于脓腔内容物粘稠,坏死组织多,脓腔前后径较小,无法顺利释放蘑菇头,胰腺外科创造性的采用"脓腔注水扩容法",在坏死脓腔内注入锂盐水,稀释内容物后,顺利的置入双蘑菇头金属支架。此举措的采用在国内尚属首次,优点是金属支架完全膨胀后,可以多次经胃镜行脓腔坏死组织清除引流,适用于不同大小的脓腔,由于是带膜支架及双蘑菇头对胃壁和脓肿壁的收紧压迫,胃壁切开处出血风险小,不易脱落。置入后每隔5到7天,在ICU床边行胃镜经支架的脓腔坏死组织清除引流共两次,引流效果良好,脓毒症得到控制,这一微创举措有效挽救了患者的生命。

        我院胰腺外科自开科以来,采用“Step-up法”(损伤递进法,其精髓是遵循损伤控制原则,首先考虑微创技术,逐步升级,尽量避免开放手术)已成功救治重症急性胰腺炎并发胰腺及胰周坏死感染患者逾10例。此次采用的方法将为“step-up法”治疗胰腺及胰周坏死感染清创引流提供一个良好的切入点。胰腺外科将不断总结经验,增强与各学科的配合,为进一步提高重症急性胰腺炎的救治成功率作出贡献。(胰腺外科供稿)